说“度”

       说“度”

                江苏省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我国先秦时的孔子在他的《论语·雍也》中讲:“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那么有人不禁要问什么是“中庸”,古人一般的解释就是:不偏不倚。即为人处世分寸拿捏得非常好,通俗点说就是处理问题的“度”把握得非常准确。
   自古以来,人们认为“中庸之道,亦即君子之道,是儒家思想的精髓之一。它积极的一面可理解为顺势而为,即顺应时代的潮流,与时俱进,不逆潮流而动,不做无谓的牺牲,也就是以前人们经常讲的明哲保身;它消极的一面可理解为不与其他势力争论,不和不同政见者辩论,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好像是世外高人一般,不卷入政治斗争。其实这里面也存在一个“度”的问题,人不可能真正置身于世外,或多或少要和他当时所处的时代发生交集,会就某一理论或某一事件发表看法,而在看法中就会表现出你的政治倾向,这就要求你有足够的理论水平和对事情发展的预见性,掌握好分寸,这就是政治上的“度”。
   子曰:”过犹不及。”做事做得过了和做得不足效果常常是一样的。服务冷漠,让消费者觉得不被尊重;热情过度,同样会令消费者心生不安。所以,从事服务工作的一线员工,要练练基本功,把握好这个服务的“度”。
   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语文课本上有一篇文章《恰到好处》,文中援引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中的一段话:“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是说邻居的美女,个子长得十分标准,增加一分一毫就太高,减少一点点就太矮:面色敷一点粉就太白,抹一点姻脂就太红。用这一段话来说明该女子的个子和面容都是恰到了好处。尽管讲得有点绝对,但形容该美女的“度”是十分形象的。
   我们平常做事也要掌握一个“度”:说话,找学生谈心,做心理辅导要掌握分寸,点到为止:上课、演讲、甚至演员在舞台上表演,也要掌握好“度”,既要调动学生、观众的关注度,又要注意不要让他们太热情参与,否则,过犹不及,效果反而不好。
   还有一个角度问题,“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们每个人在不同地位、以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地点、时间、面对不同的对象,所说的话肯定是不一样的。那同样的道理,同一个对象有不同的人来分析、评价可能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这也就是摄影家与平常人拍到的风景不一样是同样的道理。
   说到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话题,那更要掌握分寸,有些事执政党还没有做,你不能说,说了就是“越位”;有些事执政党正在做,你不能说,说了就是指首划脚;只有执政党已经做得差不多的事并且确实是存在不足的地方才可以提,并且是善意地提,这就是参政议政的“度”。有的人不明白个中道理,漫无目的地提,结果自然是适得其反了。纵观那些优秀提案无一不是角度选得准的,而那些优秀提案者无一不是分寸掌握得恰如其分的。
   要能在为人处世上立于不败之地,有所成就;要能在政治舞台上建言献策,有所建树。就请你不妨先研究研究我说的“度”,一是分寸,二是角度,三是程度,或许对你会有裨益!

《说“度”》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