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 赋

竹    赋

徐光明

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对竹是崇拜有加:晋有竹林七贤相聚竹下饮酒、赋诗;宋有苏东坡:“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清有郑板桥画竹明志,不与时代同流合污;到了新中国成立后,著名作家袁鹰在他的《井冈翠竹》中热情洋溢地讴歌了井冈山的毛竹 :“竹叶烧了,还有竹枝;竹枝断了,还有竹鞭;竹鞭砍了,还有深埋在地下的竹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可见人们对竹的喜爱。

竹子浑身都是宝: 宜兴的宜南山区,有万亩竹海,每到春天山里人就会从竹林中挖出竹笋,拿到集市上出售,于是,餐桌上就多了香喷喷的笋烧肉;还有精明的山里人,砍下嫩竹,用竹筒装上米,蒸出竹筒饭香气四溢;更有人用嫩竹筒装米酒,做成竹筒酒,让游人垂涎欲滴;竹子成材后,砍下来可以做建筑材料,那竹楼、竹亭、竹屋、竹桥即是;可以做生活用品,那竹筷、竹匾、竹梯、竹屉即是;可以做工艺品,那笔筒、茶海、竹刻等即是;竹根可以做根雕,连竹根上删下来竹须也可以扎成一个个洗锅的疙瘩;竹杆上砍下的竹梢可以扎成扫帚,就连天上飞的风筝也需要竹篾做骨架,可以讲竹子没有那一部分不可以利用。

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龚自珍爱梅,宜兴人爱竹:他们爱竹之“未曾出土先有节”的情操;爱竹之奋发向上、勇立巅峰的精神;爱竹之无私无畏,彻底奉献的品德;爱竹之高风亮节不向世俗低头的气节;爱竹之能变腐朽为神奇的魅力。

戊戌之秋,天清气爽,予欣然命笔,名曰《竹赋》。

 

附注:此文发表在2018年9月3日《宜兴日报。副刊文学版》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