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好读书与读好书

读书好、好读书与读好书

 

我们人一辈子都在与书籍打交道,因为在网络时代电子书盛行前,书籍是我们人类获得知识的主要途径,可以这样说,在读书的年龄(7—25岁),书籍是日夜相伴;在工作的年龄(22—60多岁),有些人是大部分时间需要书籍,如教师、医生、律师、科学家、研究人员、作家等等,有些人是经常与书籍相伴,如图书馆工作人员、书店工作人员、文学爱好者等等。所以“书籍是人类的朋友”、“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读书可以明德,读书可以明理”,也可以说是“读书好”。

好读书是读书的更高境界,这里“好”是喜欢甚至是爱好,是“纠缠如怨鬼”,是废寝忘食,是夜以继日,是凿壁偷光,是程门立雪,是把读书当作生命的一部分,不读书像丢了魂,不读书像落了魄。

而读好书就不容易做到:一是要选择好书来读,二是把书读好。

先说选择好书来读。所谓好书应该是对我们形成正确三观有帮助的书,以前是哲学类书要读,包括孔子、孟子、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以及其他涉及世界观的书籍;文学类的书要读,包括中国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主要是读经典的,如《诗经》《楚辞》《唐诗三百首》《宋词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现代著名文学家作品如《茶馆》《围城》《边城》等,还应该对外国文学有所了解,如《希腊神话》《圣经》《莎士比亚戏剧选》《巴黎圣母院》《红与黑》《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丽娜》《静静的顿河》等等,主要是使我们有阅读的宽度,能对中国文学和外国文学有一定的认识。另外还要读一些跟自己工作有关的书籍,了解本学科的前沿知识,促使我们少走或不走弯路。还有必要读一些名人传记,学习他人成长的经验,帮助我们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总之是文学书籍必读,“有益身心书常读”。

再说说把书读好,我们习惯上把读书分为泛读,细读,精读和研读。

泛读,就是泛泛而读,可以一目十行,只了解故事大概,记得主要人物,看看前言、后记、高潮跟精彩片段就可以了;细读,是在泛读的进行的二次阅读,要到作品的背景、人物形象、结构等等进行认真阅读,以便有比较全面、深刻的认知;精读,是对主要章节要进行多次反复阅读,一些精彩词句要能背诵,在日常生活中能脱口而出运用自如,对主要人物的特征、性格、故事、命运、结局能讲得出、讲得清;研读,是在以上几种阅读的基础上,能和同类题材的作品,同时代的作品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比较,能有独到见解,能形成评论文字,对其他读者有所启发,如《红楼梦》一书中人物命名的学问,《水浒传》人物出场的技巧,诗歌中写景、状物、叙事、抒情的方法等等。因为我们的精力有限,学识有限,不可能每一本书都精读、研读,但至少可以泛读、细读,我们的主张是根据自身的情况,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根据书籍本身的内容,分门别类、实事求是恰到好处地阅读,真正做到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相得益彰把书读好。

一个人喜欢读书容易,真正把书读好不易;了解一本书皮毛容易,了解一本书的内涵不易;读一本书容易,读一辈子书不易;正因为不易,才需要我们去爱书、爱读书、爱读好书,最后把书读好、用好,去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推动人类文明的不断前行。

(徐光明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宜兴市作家协会会员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