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河,生命的河

女人河,生命的河

                        徐光明(宜楠山人)

    沈法良又出新书啦!
   《清清女人河》,一部讴歌爱情的书,,一部讴歌女性的书,一部讴歌创造生命奇迹的书,一部讴歌家乡宜兴的书,现在就放在我的案头,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清清女人河》是一部合集,有一部长篇《清清女人河》、五篇短篇(《卖猪记》等)和一篇纪实文学《平凡与不平凡的她》组成,以长篇小说《清清女人河》为主。她讲述的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发生在江南宜兴女人河边的白老师与钱淑贞的缠绵悱恻、曲折离奇、长达大半个世纪的爱情故事。
    宜兴是不缺爱情故事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就发生在宜兴。但那是悲剧,尽管现在的结局是以化蝶来安抚读者和观众,但我们总觉得有遗憾。而《清清女人河》不同,她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使白老师苦苦追求有了花好月圆的结局,使读者感到是在欣赏人间最美好的“风景”,没有遗憾。
     河,在文学作品中往往是和爱情故事连在一起的,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道“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所以,女人往往似一泓春水,温婉动人。沈法良笔下的钱淑贞,可以讲是上个世纪那个时代中许多男人追求的目标:她美丽贤淑、多才多艺、知书达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管得家庭、管得企业,简直就是完美女人的化身,是现代版的“田螺姑娘”。现在的“白富美”女人中看不中用,当然不如她好使;“女神”“明星”是“水中月、镜中花”看得见,摸不着,当然更不如她实惠。可以这样说,作者沈法良是树立了一个新时代贤妻良母的标杆,用文学的形式告诉年轻人应该怎样去选对象、怎样去恋爱,怎样去生活。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在作者的身边就生活着一位这样的“淑贞”—-那就是他的夫人张彩英老师,尽管我们不能把两者等同,也不能把小说看作是自传。但多多少少有她的影子。这可以用《平凡与不平凡的她》中的一些内容来验证。文学作品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是“合成种种成为一个”的,我们阅读欣赏这篇小说时要把握好这个度。我的看法对不对,读者朋友们读了小说以后就知道。
    沈法良的作品有他自己的独特风格,在他的第一部作品《飘逝的烟云》中已有所体现,这次的《清清女人河》更显露无遗:一、长于叙事语言朴实,有不少宜兴方言,彰显地方特色;二、善于抓取生活精彩,幽默风趣,显得张弛有度,显示文学天赋;三、对话雅俗得体,符合人物身份,显得活泼自然;四、注重环境描写,一草一木皆非闲笔,做到了“万水千山都关情”。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虽然不是讲《清清女人河》,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沈法良的《清清女人河》会在陶都大地上广受关注;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诞生过梁祝美好爱情故事的宜兴一定会谱写出更为动人的爱情故事。
    女人河,生命的河,爱情的河,文学的河!
    沈法良又出新书,可喜可贺!
(此文发表在《宜兴日报》2015年7月16日副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