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梁实秋论作文想到的

由梁实秋论作文想到的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梁实秋先生是中国现代散文大师,最擅长写幽默风趣的“闲适”小品文。他的文章风格清新恬淡,看似平常,却韵味无穷,令人读后难以忘却。


   他在《作文的三个阶段》一文中讲了为文的三个阶段,可以看作他自身写作的经验总结:


第一阶段:艰难枯涩阶段。其特征是“一看题目,搔首踟躅,不知如何落笔”,也就是我们通常讲初学阶段。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梁先生认为是“想像不充,联想不快,分析不精,辞藻不富”;


第二阶段:豪放恣肆阶段。其特征是“纵横自有凌云笔”、“触类旁通,波澜壮阔”“洋洋洒洒,拉拉杂杂”。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梁先生认为是“有时一事未尽而枝节横生,有时逸出题外而不知所届,有时旁征博引而轻重倒置”这就是我们通常讲的能写一点文字,但容易偏题、跑题,有的甚至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第三阶段:知道割爱阶段。其特征是“不成熟的思想,不稳妥的意见,不切题的材料,不扼要的描写,不恰当的词字,统统要大刀阔斧地加以削删”,梁先生认为这是写作的最高境界。


对照梁先生的说法,根据平时的教学实践,我认为第一阶段的情况相当于高一年级的学生,刚刚从初中升上来,不知高中教学和高考的要求,连600字的文章都写不出来,这个时期要多鼓励,让学生多读书、多看报,多积累写作的素材,写放胆文,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只要大方向不偏就可以,至于字数可以放宽,写1000字以上也没关系;高二年级的学生已经逐步适应高中的作文教学要求,也经过一年的训练,也积累一些可以利用的素材,可能写起来会显得得心应手一些,这时,应该因势利导,稍微提出一些要求,让他们对照要求自己修改,一些可用可不用的要求他们删去。字数可以适当限制在1000字以内;高三年级要进入第三阶段的训练,要求学生对自己文章能忍痛割爱,按照不同文体的要求去写作,字数严格控制在800—850字之间,以完全适应高考的要求,我提出的要求先学会写四平八稳文,即确保高考中不失分,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创新训练,从立意、结构、论据、论证方法、语言风格上寻求突破,以谋求高分。


   如果我们懂得写作的规律,又能循序渐进,一定会能事半功倍,提高作文教学的效率,最终达到提高学生写作水平的目的。

《飘逝的烟云》永远不会飘逝

《飘逝的烟云》永远不会飘逝


——读沈法良的回忆录<<飘逝的烟云>>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听说由宜兴市宜城中学校长沈法良亲自撰写的回忆录<<飘逝的烟云>>最近在宜兴卖得很火。初看她的装帧简单,字体也很小,放在新华书店的书架上也不太显眼,可打开她,读起来你就会发现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书中的事是那样的熟悉,书中的人那样的亲切,一读就不忍放下,直至读完仍意犹未尽,情不自禁地写下下面的话。


我知道作者不是搞文学的,在大学里他学的是生物,工作以后也长期从事学校的管理工作,无暇去提升他的文学素养,但他执意要写一本回忆录,回忆那些即将飘逝的烟云般的往事,为后人留下点历史印记与他的人生感悟。并说到做到,不但是写了,而且一下子就写出了十多万字的厚厚的一本,故事生动、语言风趣、议论恰当、条理清晰。其难度可想而知。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他居然做到了,可喜可贺,可钦科敬。可和他说起创作过程,他却十分轻松地说书中的那些人和事,在他写的时候是争先恐后的倾注到他的笔端来的,不需要多想,撵也撵不走,挥也挥不去,直到把他们写出来才觉得舒坦,否则都无法入睡。这正好说明“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鲁迅、郭沫若原先是学医的,后来才成为了文学家,他们的作品也是靠写出来的。“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怎么回事就怎么写”这是作者的经验之谈。


我们知道,是凡写回忆录的都是些大作家,如鲁迅写《朝花夕拾》、郭沫若写《洪波曲》、巴金写《随想录》,多少有点为后人研究留点素材的意味,但沈法良校长写的回忆录<<飘逝的烟云>>却不一样,是为那个特殊的时代—-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特殊的地点—–中国江南水乡宜兴的一个偏僻的乡村;特殊的人物—–沈法良以及他的爷爷奶奶,他的爸爸妈妈,他的兄弟姊妹,他的儿时伙伴,他的老师同学,他的妻子儿子等等;特殊的事情—–只有那个时代才会发生的离奇的事。读者会觉得他不是在为哪个人,哪件事作传,而是在向自己的子孙后代讲述家事、国事、地方事,在向现在的年轻人讲他生活过的那个年代独有的奇事、怪事、笑话事。其目的在于希望读者不忘过去,笑对未来,做到温故而知新。回忆不堪回首的昨天就是要珍惜来之不易的今天,珍惜来之不易的今天就是要创造更加灿烂辉煌的明天,其用心可谓良苦。那么这本书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直截了当地说<<飘逝的烟云>>就是一本对现在的青年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不可多得的乡土教材。


一般来说,名人写回忆录都是写重大事件,写自己的重要贡献,写在关键时刻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什么的,或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为某某重要人物提供过帮助,为革命事业挽回了多少损失等等,等于是为自己树碑立传。而沈法良校长的回忆录<<飘逝的烟云>>中却无处不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无处不充满着深厚的故土情结。你看捉鱼摸蟹、摸河蚌钓黄鳝,卖小猪捉黄雀,甚至开河罱河泥,舂米造房屋,更有甚者连拾鸡屎、偷西瓜一些在常人眼中见不得人的事都写了,可见其内容之真实,有位哲人说“心底无私天地宽”,又有人说,“无私才能无畏”,既然是回忆,就是要真实地毫无掩饰地写出来,让读者去评判。何况都是些童年往事,少年趣事呢,无伤大雅反添情趣,令人读来回味良久,这给广大的学生学写作也有启发。


这本书还有一点与众不同,就是在回忆往事中穿插了不少作者人生感悟,虽然算不上是什么至理名言,但都发自肺腑,发人深思。该书的“似有所思”、“只讲三句话”就集中体现了这样的特点:如《世上最野蛮的动物》一文中就谈到人是世上最野蛮的动物,一些人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不惜涸泽而渔,“对小生命格杀勿论,青蛙抓来喂鸡喂鸭,泥鳅小鱼捕来烧猪食,癞蛤蟆弄来了刮浆,蛇打死了剥皮煨着吃”等等,作者愤愤不平地说“大自然对我们无私奉献,我们就用这种残忍的手段来回报吗?”。再如《我最喜欢的印章》一文就谈到“花看半开,酒饮微醉”,又说“好了时要能知了,知了时要能好了”,虽然看上去有点像绕口令,但蕴含的人生哲理是相当深刻的,是作者的人生感悟,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他还在书中说道:“对自己要求过高是和自己过不去,对别人要求过高也是和自己过不去,对环境要求过高更是和自己过不去。”大家看看是不是很精辟又很中肯的人生格言啊。


宜兴文人荟萃,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说不定哪一天又会有一部书出版,又有哪一位作家出现,这是一件好事。尽管作者的书名叫<<飘逝的烟云>>,但我们相信:她永远不会飘逝,她将化作一道彩虹,在宜兴的上空发射出绚丽光芒;也将变成一泓溪水,在宜兴的土地上溅起耀眼的浪花;还将成为一束鲜花,在广大读者的心中散发出浓郁的芳香。让我们拿起手中的笔,像作者那样去热爱生活,拥抱时代,以我手写我心,不瞻前顾后,不畏首畏尾,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歌颂我们美好的家园、美好的时代吧!


谨以此文向沈法良校长的回忆录<<飘逝的烟云>>的出版表示祝贺!


 

诗歌的艺术想象和联想(1)

诗歌的艺术想象和联想


 


江苏省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一九九九年,我就读苏州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班,吴企明教授为我们讲授古诗词。他是苏州人,讲标准的苏州话,有一些学员不一定听懂,我事后根据教授的讲义及听课笔记,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写出了本文,曾在《荆溪诗苑》上刊登过,现将全文放到我的博客上,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同仁从中受益。


 


艺术想象是艺术创作的生命力,没有艺术想象,就不可能产生创作冲动,也就不可能有富有艺术魅力的艺术作品。


晋代的陆机在《文赋》中讲:“其始也,皆收视反听,耽思旁讯。精鹜八极,心游万仞。”“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就是讲艺术创作的过程,先要有艺术想象,要能“心游万仞”,才能“挫万物于笔端”。


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篇》中也强调:“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尽管刘勰讲的是为文之道,但更适合于诗歌创作,你看“思接千载”


“视通万里”不是艺术想象能做到吗?


   国外的一些文艺理论家也有这方面的论述,赫士列特在《泛论诗歌》中指出:“诗歌是想象和激情的语言”。


   由此可见,诗歌的创作离不开艺术想象。诗歌创作中的想象要大胆、奇特、独特。如李白的《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就很有气势,破空而来,用三千丈的长的白发来形容愁的长度,出人意料,艺术效果极佳。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诗歌创作中的艺术想象愈神奇,愈独特,创作出来的诗歌就愈有艺术魅力。


   艺术想象贯穿于艺术创作的全过程中,诗人通过艺术想象创作的诗歌是供读者阅读欣赏的,因此,我们在欣赏也要有艺术的想象力,这样才能拉近与作者的距离,才能产生艺术共鸣。而大多数情况是读者的这种想象力与作者的艺术创作的想象力有很大差异,所以就会出现同样一首诗,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理解,有的甚至差异很大。其实这里面就有一个艺术想象规律问题,如果诗人按艺术规律来创作,读者按艺术规律去欣赏,两者之间就不会出现太大的差异。本文就想探索一下诗歌的艺术想象与理想的几种常见模式,以对艺术欣赏有所裨益。


一、   相似理想

吴良玉逸事

吴 良 玉 逸 事


徐光明


    吴良玉,在江南太湖边上的某乡镇中学做语文教师,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五十二公斤。自称吴亮月,人称“五两肉“(当地方言“玉”与“肉”同音)。我见他时他已经五十多岁,高度近视,差不多要六百度,反正是眼镜的镜片像啤酒瓶,一圈一圈的,看书时得脸贴着书本,像是在用鼻子闻书。身体瘦削不堪,可以说是皮包骨头,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没有多余的脂肪,可就在他身上却有许多有趣的事。不信你看,他的故事开始了。


一、吴氏放羊式教学法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从县里新调来了一位学校领导,学的是文科,自然是对语文之类的学科感兴趣,于是,理所当然地坐在了吴老师的课堂里听他上课……


“上课“老师咳嗽一声后发出上课的指令,


“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下


和其他老师的开场白一样,新来的领导心里这样想。


“同学们,昨天老师布置你们预习的课文预习了吗?”


“预习了———”教室里的学生异口同声地喊。


“哦,很好——那有什么问题吗?请提出来。”


教室里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新来的领导望着老师,露出满意的笑容,毕竟是老教师嘛,对课堂的调控能力还是不错的。


三分钟过去了,教室里没有人提问。


五分钟过去了,教室里还没有人提问。


十分钟过去了,教室里依然没有人提问。


教室里的空气凝固了,可老师的脸上却不慌不忙,同学们不知老师将怎么上这堂课,新来的领导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这个良玉怎么搞的,是不是在给我个下马威,他有点后悔来听这堂课了。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既然预习过了,却提不出问题,那叫什么预习,请大家重新看书,自己读读,多读几遍,不就懂了吗?即使不懂也能提出问题来了,预习,继续预习。”老师发话了,同学们只好乖乖打开书,重新预习。


老师背着手,迈着方步在教室里踱来踱去,发出有节奏的“笃、笃、笃”声,新来的领导心里有点火了,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上课的,不过已经进了课堂,出于礼貌也得听下去。


又十分钟过去了。


老师回到讲台边,用手指轻轻敲了几下说“这下总可以提问了吧,”老师停了停,望着教室后面的领导说,“是不是教室后面多了个人,你们受拘束了,没有关系,不要放在心上,他也是人,你们说你们的,好吗?”


同学们也不知是怎的,但无论老师怎么启发,就是启而不发。这在平时吴老师可能要发火了,可是今天不能,有领导在听课呢?怎么能发火呢,这时吴老师脸上掠过一丝别人不易觉察的笑意,说“每人拿出一张纸条,把自己在预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写下来”。


教室里一阵骚动后很快恢复了平静,同学们在各人的纸条上写着,老师又开始巡视教室,一边走一边说“古人云:书读百遍,其义自见”,陆游有语“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过了几分钟,老师要求大家再作认真的思考,将自己思考的答案写在问题的下面,又是一阵骚动,同学们又在写所谓的不一定正确的答案。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铃”下课铃响了。


新来的领导怒气冲冲地走出了教室。


老师收齐了学生的提问题的纸条走出了教室。


老师刚在办公室坐下,想喝点茶,办公室的电话铃就响了,是新来的领导打来的,要老师立即去新来的领导的办公室谈谈。


老师和领导的谈话我们没有听到,估计够呛。第二天上班时我们每位老师都收到了一篇题为《论填鸭式与放羊式》的文章,文章署名:吴良玉。是那种油印的,还有油墨的香味,是老师直接写在钢板上的。其他内容我记不清了,其中有几句话是这样说的:“羊在草原上吃草,牧羊人把羊赶到草地上是不管羊怎么吃草,吃什么草的,只要在吃就行。”“羊是会选最嫩最好的草吃的,吃饱了就好。”“羊吃草是主动的,它会吃得很有乐趣,这有什么不好,我认为比填鸭式要好,好上千倍。”“感谢新领导为我的教学起了个好名字,如果将来我的教学法被大家接受,或者成了模式,那就叫:‘吴良玉放羊式教学法’“


那位领导后来又调往他校,可老吴则多了一个雅号:吴放羊!


他的学生参加高考,尽管没有什么高分,但平均分还可以,老吴总是得意地说:“我 知道放的羊会找草吃,虽然吃不肥,可肯定饿不着


他的学生帮他总结了几点;同学们预习了没有?有问题提吗?提不出问题是吧,请继续预习。自己多读读,多读几遍就懂了。


若干年后,他的学生说起老师,别的记不得,这几句是忘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