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洑西村 寻味“农家乐”

走进洑西村    寻味“农家乐”

 

——2016年宜兴市作家协会、市农办“美丽乡村行”采风活动小记

宜楠山人(徐光明)

 

我从小就生活在苏北农村的,那时候(上世纪六十年代)还是“人民公社”,按生产队为单位管理,清晨,先是听到鸡叫,然后就是生产队队长的哨子声,再后来就是队长分派农活的声音:“张三割稻,李四脱粒”。一天两到三次,从鸡叫忙到鬼叫,饿着肚皮累断腰,到年终分红时多数人家,尤其是小孩多的人家连口粮都保证不了。尽管看上去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栖”,很少看到有多少农人有乐可言。更有盛者是村庄环境脏乱。所以,那时的农民后代不是想参军就是考大学,总想扔掉草鞋穿皮鞋,离开农村进城市。

曾经何时,农家成了乐园,成了城市居民向往的度假胜地?带着疑问,我登上大巴车。

记得东晋时的陶渊明有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那是他逃离官场后内心暂时得到宁静的写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他心境淡远的流露;“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是他参加劳作的生活体验;这中间恐怕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一种排解,一种外在,而他的内心是不是真乐我们很难说清。

大家熟知的唐朝诗人孟浩然,在他的《过故人庄》中写道“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大概比较符合现在“农家乐”的内涵:一是环境优雅,“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二是朋友相邀,准备比较充分,酒菜丰盛,“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三是心境开阔,无忧无虑,讲讲农事,无关政治,“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四是意犹未尽,相约重聚,“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一次普通的朋友相聚,一次农舍的作客之行,诗人写得如此之美,如此之乐,足见诗人的心情,应该诗人赴农家乐。

这次我们一行所到的洑西村,是个依山傍水的村子,村中有溪,清澈见底的溪水从村中潺潺流过,时见村妇端着木盆,拿着棒槌,到下游处的青石板上槌衣、汰衣。这种场景难得一见,引来不少摄影爱好者,纷纷按下快门;村中有大树,号称“榉树王”,古人讲风水、讲迷信,认为考试前拜榉树能“中举”,所以这棵树能得到村民的自觉保护,到现在差不多活了三四百年还枝叶繁茂;村后是龙山,虽然不高,却树木茂盛,充满生机;再往不远处便是几万亩的华东竹海,郁郁葱葱连绵不断;周边有著名景点玉女潭、灵谷洞、张公洞、善卷洞、油车水库、陶祖胜境、竹海公园、茶博园等等环绕。这才有享誉全国的美丽乡村之名。

村中依据山势村貌,因地制宜,树起了篱笆园生态农庄的大旗,建起了乡村旅游民宿、酒店、集住、行、游、够、娱、钓、烤等为一体,让游客在游山玩水中,深度体悟新时期新农村“农家乐”。还利用晚间搞文化活动,将宜兴市特有的舞狮、舞龙、宜兴说唱,让游客在享用宜兴乡间美食的同时接受宜兴地域文化的熏陶。再加上水果、蔬菜采摘活动、农事体验活动等让游客回归自然、回归农村,欣赏美景、品尝美食,其乐无穷。

我们在村中逗留的时间尽管不长,但也能体味到这里的农民真正有别处没有的“农家乐”。

于是,我似乎明白苏东坡买田阳羡、“直把他乡当故乡”的原因;也似乎明白有些人为什么不想离开宜兴到老家度晚年的理由。

在活动结束回城的大巴车上,我忽然有到湖滏山区做一个农民的念头,过上有房两间、有地三分,有小溪环绕,有树竹蔽阴,能闻鸡鸣狗吠的日子,你说奇怪不?

我和《宜兴日报》的“半生缘”

我和《宜兴日报》的“半生缘”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到现在差不多有三十五年了,我和《宜兴日报》这份江南小报一直保持着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如果用一种形象的说法,那就是“半生缘”。
   一、结缘:
   1982年夏天,我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被分配到位于宜兴城的宜城中学任教。那一年秋天,我们学校的陆玉伦同学参加华东地区的体育比赛,获得高中组男子六项全能的第三名,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成绩。学校要我给《宜兴日报》(当时叫《宜兴报》)写篇报道或发个消息宣传一下,我就照领导的意思写了个消息,《宜兴报》第二天就发了,并邮来了五块钱稿费。在领取稿费时,我结识了朱征骅老先生。他当时已经退休多年,被《宜兴报》社聘请来帮忙的,且他的眼睛高度近视,看东西差不多要贴到面孔上,但他思维敏捷,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他鼓励我要多关心周围发生的新鲜事,多向《宜兴报》投稿等等。使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宜兴报》人的可亲可敬的形象。为我日后成为  《宜兴报》的读者、评报员、作者打下了基础。
   二、续缘:
   大概是1991年,《宜兴日报》社为了提高办报水平,在全市范围聘请了部分“评报员”,这些人的任务是每天认真阅读当天发表在《宜兴日报》的文章,然后写出评论文章,可以是文章的题目,也可以是文章的逻辑思维,当然包括语言文字等等都可以评,只不过是不署名。写出的文章用方格稿纸抄写好后直接寄给总编室。我也有幸被选中成为了“评报员”。于是,我成为了《宜兴日报》最忠实、最认真的读者之一。那种认真可以用细致入微来形容。有时,我把从 《宜兴日报》选来的文章作为学生课外阅读的内容,要求他们不单单是欣赏,而是要从评判文章的角度去仔细阅读,认真推敲,甚至是吹毛求疵。我在学生阅读的基础上再动笔写评论,一方面是比较全面,一方面是比较客观。可能《宜兴日报》的领导很喜欢,对办报水平的确有很大帮助,可对具体的文章作者可能不怎么好。后来我想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不太好,恐怕《宜兴日报》的记者会害怕写文章。所以,当了两年 “评报员”后就借故推辞了。
   三、未了缘:
   几年前,我在工作之余,试着写了几篇随笔,被登在了《宜兴日报》的副刊“阳羡文学”上,没想到,因此圆了我一辈子成为作家的梦,居然由老师成为了宜兴作家协会会员。每当我的“豆腐块”文章见报,都会得到来自学生、同事、朋友、文友们的祝福。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位中学语文老师告诉我:“徐老师,你的文章《苇之歌》,我是在阅读课上向学生们推荐的,不仅情真意切、立意高远,而且结构精巧、耐人寻味”。我知道,当我从读者转变成为作者的时候,也就像观众转变成为演员一样,要成为大家评判的对象,有句话说得好,“看似容易做却难”,做好就难上加难。我也知道,读者的鼓励对于我们写文章的人来讲,就是最好的奖励。当我们对别人的文章说东道西的时候,也要有被别人评头论足的思想准备,何况,一般也听不到批评意见。如果有,那是真心朋友。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要停下探索的脚步,该说的尽管说,该写的认真地写,因为这种缘分—-编者与作者、作者与读者、读者与编者不能断,因为我们大家永远都在路上,生命不息,缘分不了!
   这就是我和《宜兴日报》的“半生缘”。

油菜花儿开

油菜花儿开


        徐光明         



    不经意间,路边、田野里、山坡上的油菜花儿开了。
    前几天刚刚下过一场春雨,油菜像发了疯似的一个劲地往上窜,先是几朵,再后是一片,现在已经漫山遍野都是黄灿灿的油菜花了。
    早先,人们也就是把油菜当做经济作物来种植,因为油菜籽可以榨油,能解决人们的吃油问题,不知从何时起,油菜花走进了人们的精神生活,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你看,画坛巨擘吴冠中先生在他“故乡序列”画作中就画到了油菜花,画面中吴大师将油菜花放在画面的前景部分,差不多占据了画幅的五分之二,而远景才是故乡的江南民居,以此来表达他对故土的思念之情。
    你看,宜兴的南部山区,属于丘岭地带,高低起伏、蜿蜒曲折,当地的村民们往往会在一垄垄的茶树间套种上油菜,每当清明时节,油菜花开,茶树长出新叶,绿的翠绿,黄的嫩黄,黄绿相间,分外妖娆。远远望去,就像两条长龙在山坡上来回翻滚、嬉闹。如果你的运气足够好,遇上采茶女们穿上统一的盛装,在两条长龙间穿梭采茶,那更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如果你的运气更好,还能听到采茶女们的歌声“油菜花儿黄,油菜花儿香,油菜花儿满山岗, 朵朵美得像新娘—-”有人形容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你看,地处浙江东南、号称“三山六水一分地”的仙居,每年都要精心组织“油菜花节”,在成千上万亩的油菜地里,搞稻草人大赛,使之成为当地旅游品牌,每当油菜花开油菜花,游人如织。加上当地的地理优势,在山坡上有层层梯田,弯弯曲曲的田埂围着金色的油菜花,人在山上往下看,简直是美呆了,一层层的梯田慢慢地扩展开去,一圈比一圈大,一圈比一圈远,山峰就像新娘穿着金灿灿的婚纱,拖着长长的裙裾,美艳无比。当地的经济也靠着油菜花上了个台阶。
    你看,舞台上,在“油菜花儿开”的乐曲声中,一群街区的大妈,忘记了自己的年龄翩翩起舞,鹅黄色的舞裙上下翻飞,多么像绽放在舞台上的油菜花。
    你看,油菜花还成了诗歌中的主角,例如清·乾隆皇帝的《菜花》诗 :“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 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就从菜花中看到了民生,称赞她不是闲花野草 。 再如诗人杨万里 的《宿新市徐公店》诗:“篱落疏疏小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 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就写出了儿童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的场景。另有一首《油菜花》诗:“ 菜花黄,梨花白,桃花开尽菜花开。菜花本是农家女,富家刘郎何生爱?油菜花海蜂蝶舞,大地流金香飘来。菜花黄鲜有情趣,菜油香气溢四海。油菜绿,花儿黄,农家女伴农家郎。千里油菜迎风舞,万顷农田翻金浪。菜花任凭刘郎去,谁云菜花无意绪?菜花菜花我爱你,蜂采蝶舞总相宜。”更是用拟人的手法,把菜花比作农家女,十分贴切、形象。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南京的农民在油菜花海中居然种出了龙袍的图样,从空中俯视还很像。不得不让人佩服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
    亲爱的读者朋友,当你置身于万顷油菜花海、看着蜂飞蝶舞、听着“ 油菜花儿黄”的乐曲、闻着丝丝菜油香味的时候,你还能对她平凡而不油然而生敬意吗?

让青春在精业中闪光

让青春在精业中闪光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唐朝大文学家韩愈在他的《进学解》中说:“业精于勤荒于嬉”,意思是说:学业的精深在于勤奋,而荒废在于贪玩。现在,我想借题发挥,提出:“事业只有在精业中才能有所成就,也只有在孜孜以求中才能达到极致”,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讲的“对事业精益求精”,好了要追求更好,更好了要追求极好。
      说来也巧,2015年,宜兴市总工会在全市职工中开展“宜兴市职工精神”的大讨论,最终产生的宜兴市职工精神是:“忠诚、向善、精业、超越”,这其中的“精业”,我们可以理解为是通常“敬业”的升级版。在日常生活中,能“敬业”爱岗的人比比皆是,而能拿事业当作毕生的追求的不多,能钻研业务,探索规律,探求真理,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有所突破的就更是凤毛麟角。而我们的时代就需要这样的“精业人”。
      让我先说两个人的故事:
      一个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市教育战线上的精业人—朱征骅老先生。
      朱老师是江苏省常州中学毕业的高材生,后考取上海正风文学院国学专修科,毕业后先后在上海、无锡等地任小学语文老师。回到家乡宜兴后,先后在徐舍中学、红塔中学、铜峰中学任中学语文老师、副校长等职务,但无论是做老师还是当领导,他都把教书育人当作事业来做,而不是满足于仅仅当一个教书匠。在他从教的43年(1936—1979)中,他都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在埋头苦干的同时,努力探索语文教学的内在规律,坚持身体力行,身教胜过言教,践行陶行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办学理念,在教学的同时,进行文学创作,而且是写诗。新诗、格律诗、诗歌评论全面开花,出诗歌集、办诗歌刊物《荆溪诗苑》、建诗歌社团组织“荆溪诗社”等等一样不少,件件精品。不光是为宜兴的教育事业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还培养了一批文学爱好者,为宜兴的文学、文化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可能有人认为朱老师是天才,那就大错特错,朱老师不光不是天才,而且有的方面连普通人都不如,例如他的眼睛高度近视,眼镜的镜片比啤酒瓶底还要厚,看文章时脸要贴在纸张上,像是在用鼻子闻,连走路都要特别当心。可正是这样的朱老师,却创造出了常人达不到到成就。他多次当选为宜兴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还当选为宜兴市民进副主任委员。退休后被《宜兴日报》返聘为副刊部主任。并担任荆溪诗社社长、宜兴文史资料编委等社会职务,出版诗歌集《爝火集》,直到1997年逝世,可以讲是生命不息,追求不止。他对事业那份执着,用爱事业如同生命毫不为过。
      也许,你要讲,朱老师那样的是少数,一般人很难企及,那我们就来看看另一个一般人中佼佼者吧—
      吴顺宝老师是我们学校的高中语文老师,先前在宜兴新建中学任教。来我校前,刚刚由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前学历是高中毕业,后学历是大专(函授),是那种看上去
很朴实的人。可他抱定一个信念,先天不足后天弥补,资历不足勤奋弥补,“笨鸟先飞”,他在语文教学中,先把近三、五年的高考语文试题分类整理、研究,再重新挑选有价值的题目让学生练习,帮助学生总结应试的经验、技巧。帮助分析能力差的学生提高分析能力;帮助心理素质不稳定的学生提高心理应变能力。再对高考作文的题型作分析、归类研究,探索提高作文水平的应试策略,从作文题型、作文题目、文章立意、谋篇布局、语言表达、文字书写等六个方面,各分四个等级印分给学生,让他们每次作文时对照要求给自己作文打分,有时试着给同桌打分,逐步提高学生作文的审题能力、谋篇布局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文字书写水平。在此基础上,他还采取倒逼机制,让全班语文成绩在末十名的同学进行自我反思,写反思文章贴在教室里,让其他同学帮助、监督其“脱贫”。他自己也经常“下水作文”,和学生分享写作的过程,分析、研究提高分数的关键。在他的作息时间表中没有星期天,没有休息日。“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努力下,他每年所教班级的学生的语文成绩都有大幅度的提升,连续几年都名列全市前三。在宜兴的中学语文教师圈子里,他成为了公认的不是“名师”的名师,不是特级的特级,多次受邀为宜兴市的青年教师作专题讲座。他的座右铭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是的,人生短暂,长不过百年,掐指算算三万六千天,再除去求学的二十五年,年老体弱的二十五年,剩下不足五十年,再除去睡觉、吃饭、生病等等,满打满算也就是二十多年,或者说是七千多天,如果我们不珍惜时间,不爱惜事业,而整天满足于混日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甚至只做和尚不肯撞钟,那只能是碌碌无为,平平庸庸一生,绝不可能有什么奇迹出现。而世上有许多事情都存在尚未被人发现的规律,只要我们做有心人,肯坚持不懈去努力探索,总有被幸运之神光顾的时候,有句老话说得好:“好运总是照顾有准备的人”。
      我们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可以大显身手、大有作为的时代;我们又遇到了一个利于成才、鼓励成才的大环境;如果我们还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如果我们还有属于自己的大把的时间,那么,就让我们好好地珍惜当下,好好的努力钻研,踏实地精益求精,把我们的工作当作事业去追求,我坚信,成功一定会在下一个路口等着你!
      让我们的青春在精业中闪光,让我们的人生价值发挥到极值,做一个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生的精业者吧!
  

大涝之年话治水 徐光明(宜楠山人)

大涝之年话治水

                  徐光明(宜楠山人)
 
    2015年的夏季,是注定让人们难以忘怀的。先是长江上游普降大雨、暴雨,多座城市发生内涝;再是江南地区的黄梅天来临,江苏的南京、无锡、苏州相继出现大到暴雨,有的地方一天的降雨量差不多是全年的降雨量的一半,不少地方车库进水,道路被淹,农田被淹,有的地方进水达一米多。有的地方街道成了河道,有人在大街上抓鱼、有人在马路上玩帆板,其被淹的情形可以想像。
    同样是发大水,宜兴人民可能还记得1998年的大水,那一年号称发生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可降雨量没有今年大,时间没有今年长,宜兴的损失却比今年大,城区不少地方被淹,杨巷的万亩圩岌岌可危,不少人家的鱼塘进水、农田被淹,新庄有些地方稻田被淹,庄稼颗粒无收。而今年的宜兴却有惊无险,与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擦肩而过,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有人讲“宜兴是块风水宝地,旱涝保收”,有人讲“宜兴城是个水浮地(荷叶地),遇大水时会浮起来,淹不了”,还有人说是“东坝一倒,宜兴不保”,今年虽然发大水,东坝未倒,当然宜兴就保住了。
    其实,上面的说法都没有说服力,今年的这种情况不是碰巧,而是宜兴人民与大自然斗争的结果。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宜兴躲过了这一劫呢?
    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主要因素:
    一是近几年来,宜兴市不遗余力地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发挥了作用,横山水库、油车水库等提高了蓄水能力,有效地缓解了部分洪水压力;
    二是宜兴市民思想素质提高,自觉配合政府实施退渔还湖工程,撤销了东氿、西氿滆湖部分渔场,撤销了部分水上“渔家乐”,提高了河道的通水能力:
    三是太湖西岸沿线几十公里的湖边乡镇退渔还湖,建生态修复工程,有效地扩大了太湖的蓄水能力,提高了防洪等级:
    四是从镇到村各级政府实施的河道管理制度,疏浚河道、清理河道垃圾多多少少发挥了作用;
    五是沪申运河绕城工程发挥了重大作用,宜兴城处在苏南地区的洪水走廊上,城区原来的几条河流泄洪能力有限,又不能拓宽,一但发大水,城区必然被淹,而前几年开挖的沪申运河绕城工程,有效地解决了这一千年难题。
    当然,可能还有诸如提高了防洪抗洪防范意识,全民投入抗洪减灾、政府组织、指挥得当等等方面的原因。
    有人建议:在西氿虾笼颈建一座节制闸,平时可以拦截来宜的污水,发生重大洪涝灾害时可以拦截洪水;
    还有人建议:常态化疏浚西氿、团氿、东氿及城区主要河道,提高其蓄水、排水能力,防患于未然。
    大禹治水,万民景仰:李冰治水,福泽后代;我辈治水,利在子孙。
    在大涝之年,反思、总结我们所经历过的事情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真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说“度”

       说“度”

                江苏省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我国先秦时的孔子在他的《论语·雍也》中讲:“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那么有人不禁要问什么是“中庸”,古人一般的解释就是:不偏不倚。即为人处世分寸拿捏得非常好,通俗点说就是处理问题的“度”把握得非常准确。
   自古以来,人们认为“中庸之道,亦即君子之道,是儒家思想的精髓之一。它积极的一面可理解为顺势而为,即顺应时代的潮流,与时俱进,不逆潮流而动,不做无谓的牺牲,也就是以前人们经常讲的明哲保身;它消极的一面可理解为不与其他势力争论,不和不同政见者辩论,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好像是世外高人一般,不卷入政治斗争。其实这里面也存在一个“度”的问题,人不可能真正置身于世外,或多或少要和他当时所处的时代发生交集,会就某一理论或某一事件发表看法,而在看法中就会表现出你的政治倾向,这就要求你有足够的理论水平和对事情发展的预见性,掌握好分寸,这就是政治上的“度”。
   子曰:”过犹不及。”做事做得过了和做得不足效果常常是一样的。服务冷漠,让消费者觉得不被尊重;热情过度,同样会令消费者心生不安。所以,从事服务工作的一线员工,要练练基本功,把握好这个服务的“度”。
   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语文课本上有一篇文章《恰到好处》,文中援引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中的一段话:“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是说邻居的美女,个子长得十分标准,增加一分一毫就太高,减少一点点就太矮:面色敷一点粉就太白,抹一点姻脂就太红。用这一段话来说明该女子的个子和面容都是恰到了好处。尽管讲得有点绝对,但形容该美女的“度”是十分形象的。
   我们平常做事也要掌握一个“度”:说话,找学生谈心,做心理辅导要掌握分寸,点到为止:上课、演讲、甚至演员在舞台上表演,也要掌握好“度”,既要调动学生、观众的关注度,又要注意不要让他们太热情参与,否则,过犹不及,效果反而不好。
   还有一个角度问题,“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们每个人在不同地位、以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地点、时间、面对不同的对象,所说的话肯定是不一样的。那同样的道理,同一个对象有不同的人来分析、评价可能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这也就是摄影家与平常人拍到的风景不一样是同样的道理。
   说到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话题,那更要掌握分寸,有些事执政党还没有做,你不能说,说了就是“越位”;有些事执政党正在做,你不能说,说了就是指首划脚;只有执政党已经做得差不多的事并且确实是存在不足的地方才可以提,并且是善意地提,这就是参政议政的“度”。有的人不明白个中道理,漫无目的地提,结果自然是适得其反了。纵观那些优秀提案无一不是角度选得准的,而那些优秀提案者无一不是分寸掌握得恰如其分的。
   要能在为人处世上立于不败之地,有所成就;要能在政治舞台上建言献策,有所建树。就请你不妨先研究研究我说的“度”,一是分寸,二是角度,三是程度,或许对你会有裨益!

聚会

聚会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俗话说得好“大聚三六九,小聚天天有”,在生活中,聚会嘛天天都有,有家人团聚,有战友聚会,有单位聚会,有客户来访,有同学聚会,名堂不少,三朋四友可以小酌,几十桌人聚会就可称之为大宴了。

   话说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同学之间的友谊又是人与人之间感情至真至纯的,所以每过十年八载,就有人动议,大家聚聚。

   今年是江南某高校恢复高考后第二届学生毕业三十年了,能不聚吗?

   时间定在三十年前离校那一天,630晚,正好是双休日,在职的不用请假。地点就在母校的专家楼,当年是专门接待专家和外宾用的,档次很高。餐厅是多功能厅,前面有小舞台,可以边吃饭、边唱歌、边跳舞什么的,比较宽松。

   聚会在晚上六点开始,先是主持人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诸如对不远万里从国外赶回来的某某博士、某某女士表示热烈欢迎,对在百忙当中参加聚会的同学表示欢迎,对聚会筹备工作的几位同学表示感谢之类的话,接着是同学代表发言,差不多到六点半,晚宴才正式开始。

   舞台上,有人开始唱歌,先是4班同学的小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然后是2班女生小合唱《唉吆,妈妈》,后面就是谁愿意点歌谁唱,没有限制,一会儿是《糊涂的爱》,一会儿是《心语》,刚刚有人唱完《少年壮志不言愁》,就有人唱:“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坐在下面的同学便开始喝酒、吃菜、聊天、看表演、听唱歌,其乐融融。

   当晚喝到、唱到、聊到、跳到晚上十点多才曲终人散,当然大家都很开心。纷纷感激组织者费了不少心。

   每次聚会总要有交流,十年聚会时说说工作、丈夫、妻子,;二十年聚会时说说位子、房子、儿子;三十年聚会说说身体、外孙、孙子;当年有不愉快的“相视一笑泯恩仇”,何况是同学呢?当年有话不敢讲的,三十年后借着酒精大胆地说出了悄悄压在心底的话:“你知道吗,当年我可暗恋着你呢?”“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讲出来,我可是在等你那句话,到毕业时你都没有讲出来,亏你还是大男人”;当年争吵过的,一个握手、一次碰杯都尽释前嫌;当年不怎么熟悉的,干一杯酒就成了哥们。当年写诗的现在少了那份热情,当年写小说的多了几份伤感。当年风华正茂的现在半百老者,当年丰姿绰约的如今风采难续。当年棱角分明的现在出语谨慎,当年不大言语的如今谈吐风雅,当年坐冷板凳的如今敢邀请女生跳舞……唉,都是岁月弄人哪。

   人生能多聚聚真好!

   聚会是一个平台,但聚会不仅仅是一次相逢,聚会之后的话题有很多很多值得回味。

   但愿毕业四十年聚会的时候,大家身体还是健健康康的,心情还是快快乐乐的,生活还是美美满满的。

                             

                               201271于南京西康宾馆

阳台上的枸杞 徐光明(宜楠山人)

阳台上的枸杞


 


     江苏省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宜楠山人)


我在自家的阳台上种了几盆枸杞,其中有一盆是侄子从故乡带给我的。


枸杞不娇贵,在我的印象里,在故乡几乎是随处可见的一种植物,在路边,在田埂,在河滩,在墙角,在一切能够生长的地方,就会寻觅到它的踪影。


每当严冬过去,迎春花刚刚开过,就能看到枸杞迫不及待地吐出嫩芽,满株上下,从根到梢满满当当,远远望去,像是一个嫩绿的摆件,煞是好看。


但是好景不长,夏天强烈的阳光无情地照晒着它,烘烤着它,尽管我天天为它浇水,但也无法保住它好看的嫩叶,它又会和冬天一样只剩下枝条。但你别以为它被夏天的太阳晒死了,其实它是一种自我保护,等到秋天来临,它又会再次吐出新芽,变得生机勃勃。到中秋节前后就会开出花来。


枸杞的花是一种小花,紫色或白色的,也没有什么浓郁的香味,但味道有点甜,常常有蜜蜂飞来采集花粉,这成了阳台上一处难得一见的的风景,试想一下,在城市高楼大厦之间,在紧张工作之后,泡上一壶好茶,看着蜜蜂在枸杞的花间飞舞,你是不是可以放松心情,宠辱皆忘呢?


花开完之后,慢慢你就会发现在縢条上会有一颗颗小小的绿色的果子,要不了多久,绿果子就会慢慢变红,一串串像红珊瑚似的、圆圆的像珍珠似的。这时就只要适当修剪一下,就可以摆放到案头,在枸杞的植株下放几颗卵石,形成小型的盆景,一直可以观赏一两个月时间。尤其是在叶子掉尽以后,只有果实挂在枝上,晚上在灯光的照耀下,像天上的星星在闪烁,那光景恐怕是这边独有。


果实除了可供欣赏外还可以采集下来晾干,放在密封的罐子中,平时泡茶喝,烧菜时也可以放一点,尤其是炖鸡汤、鱼头汤什么的,营养很好。中医养生节目中也专门介绍过枸杞的药用效果,可以肯定的是,吃着从自己花盆中长出的枸杞子,那味道肯定是特别鲜美,心情也肯定特别舒坦。


枸杞是一种很平常的植物,它没有松柏高大挺拔的身躯,没有杨柳婆娑虬曲的枝条,没有牡丹美丽鲜艳的花朵,没有桂花浓郁芬芳的香味。可我喜欢,甚至是毫无理由地喜欢。是因为它是故乡极普通的一种植物,它对生长环境要求不高,却有惊人的生存能力,尤其是有很强的自我保护能力和顽强的生命力;是因为它在一年中都能为人类做贡献,俗语说: 枸杞浑身都是宝,春天吃芽、夏天吃叶、秋天赏花、冬天吃果。且枸杞的根也是一味中药,叫地骨皮,有降血糖,解热等药效;是因为它能给人以鼓舞,在异地他乡,在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感觉压力很大时,看一眼枸杞,只要看一眼来自故乡的枸杞,你就会从它身上获得无穷的动力,鼓励你奋斗,去战胜眼前的所有艰难困苦,从而取得成功;是因为它的奉献精神,不计得失,在不同阶段,根据贡献能力的大小,竭尽所能的奉献精神。


枸杞,来自故乡、长在阳台上的枸杞哦,我感谢你、钦佩你。其实我知道,你就是你,你还是你,不会因为我的这篇文章而身价百倍,但我还是要用这笨拙的笔、朴实的文字来表达我对你的喜爱、对你的感激之情!


 


 


 

中秋节的那些事 徐光明 (宜楠山人) “月到中秋分外圆,人逢佳节倍

中秋节的那些事

江苏省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徐光明  (宜楠山人)

“月到中秋分外圆,人逢佳节倍思亲”,每到中秋节,总有一些事在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

记得小时候,家里比较穷,买不起月饼,中秋节那天,母亲为了让我们吃上饼子,就想尽办法,如果有茄子就用茄子做茄子饼,将茄子去皮,切成两层,中间一刀不到底,形成夹子,然后在夹子里面放进事先准备好的洗净晾干切细的韭菜末,放在生面糊里一蘸,然后在锅里用小火慢慢地烤,一面差不多了就翻身烤另一面,两面都差不多了就先拿起来,等全部好了一起下锅,加点水焖一下,然后起锅。这是记忆中母亲为我们准备的中秋“饼”,如果没有了茄子,就用山芋代替,但味道不一样。

前些年读到我校沈法良校长的回忆录《飘逝的烟云》一书,书中讲到他小时候的事,宜兴人中秋节前要去拜望长辈的,其中就有月饼,一般一包是六只,长辈收下后要还礼,一般是回两只。结果他们在去外婆家路上经不起月饼的香味的诱惑,先是一人一点点尝尝,再扳一小块尝尝,到最后干趣一人吃掉了一块。到外婆家之后,外婆打开纸包一看,只剩下四只月饼,也不责备他们,仍在他们回家时给了两只月饼。这件事都过去几十年了,也许其他人早已忘记了,可沈法良校长没忘,在他的记忆中,那次吃的月饼应该是最好吃的。后来他吃的月饼也许不少,但任何一次都比不上小时候那次偷吃的味道好。

读大学时,读到苏轼的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知道苏轼在中秋之时,借中秋之月,抒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人生感慨。后来也参加了不少的中秋诗朗诵,有不少朗诵者也朗诵了苏轼的这首词,甚至有人演唱了这首词,但我个人认为都未能演绎出苏轼的情感,都是在附庸风雅。

工作后的第一年,即1982年中秋节,是和国庆节同一天,偌大的校园里只有我一个外地老师,中秋节晚上,面对一轮明月,想想自己为了生计,“独在异乡为异客”真有点埋怨明月不该在人间人不能团圆之时“圆满”,形成月圆人不能圆的惨剧。记得那天晚上望着窗外的明月,久久未能入睡。

1983年中秋节,我因病住进了宜兴人民医院,当时正在谈对象。那天下午,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想想晚上如何度过这又一个难过的团圆日,不禁潸然泪下。可到了晚上,当月亮升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我的病床前,她在中秋之夜,带着月饼,和我一起登上医院的小山,坐在山顶的亭子中的美人靠上边吃月饼边赏月,边讲苏轼边谈人生。树上的知了在“知遇、知遇”地叫。水池中的红鲤鱼在悠闲地嬉戏,面对如此良辰美景,我觉得在那年、那日、那时我享受到了人世间最完美的一个中秋节。有此一次,胜过其他无数。“人间月半天上月圆,月月月圆逢月半”。

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宜兴市统战部组织了一次诗歌朗诵会,我有幸应邀参加,听到朱震骅老师朗诵他写的诗,他把闻一多的《七子诗》化用到他的诗中,用拟人化手法讲香港人民的心情“母亲,儿子回来啦,在分隔百年之后,儿子回来啦!”,在激情之处,老先生还站起来,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颤抖着吼了出来。这可是我见到的在中秋节之时,用生命在朗诵诗歌的人,因那时,他已经八十多岁,且事后不到一个月就谢世了。

人生百年,每年都会有中秋,但“岁岁年年月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在2013年中秋节来临之际,写下以上文字,算是对中秋节的一种寄情,也期待大家能在月圆之时有一份好心情,有一段美好记忆。

教师节随想 徐光明(宜楠山人)

教师节随想

     徐光明(宜楠山人)

   关键词:教师节   随想

    现在的教师节是910,它是1985121,第六届全国人大第八次会议正式通过国务院关于建立教师节的议案,并决定910为我国的教师节。

在此之前,即新中国成立前,也是有教师节的。1931年,教育家邰爽秋、程其保等人在南京中央大学集会,发表要求“改善教师待遇,保障教师工作和增进教师修养”的宣言,并议定66为教师节,也称双六节。不久,国民党政府先是同意66为教师节,后又将教师节改为公历928日(孔子生日)。

新中国成立后,一开始是没有教师节,到1951年,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曾宣布“五一劳动节”同时为“教师节”,但实际上还是没有教师节。19813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中国民主促进会的17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确定全国教师节日期及活动内容案。19833月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方明和民进18位政协委员联名再次提出“为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造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建议恢复教师节案”。 19851月,国务院总理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提出建立教师节的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这一议案,确定每年的910日(徐特立生日)为教师节。据《扬子晚报》201396日报道,教育部拟将教师节改为928日。另据报道台湾的教师节也是928日。

还记得1985910日下午,宜兴市宜城镇的人民剧院广场上彩旗飞扬,锣鼓喧天,地上铺着红地毯,下午2时,全体教师胸戴大红花,前往人民剧院参加第一个教师节庆祝活动,道路两边,少年儿童手捧鲜花,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庆祝庆祝、热烈庆祝”,剧院门前大幅标语“向人民教师学习、向人民教师致敬”,参加庆祝活动的领导在剧院门口与所有教师一一亲切握手。大会上还分别表彰了“优秀校长、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师德高尚好园丁”,还给光荣从教30年的老教师颁发了荣誉证书。被表彰的老师还和领导合影留念。那可能是一个普通教师所能领略到的被人尊重的最高境界。

可也正是这样,教师被各种所谓的光环罩住了:你必须起早摸黑,早上530分起床,610分到班,晚上930分离校,高三年级还要延迟30分钟,“从鸡叫做到鬼叫,就是教师工作时间长的形象说法”。因为你是教师、就得如此;你必须廉洁,不能接受学生家长的礼品,不能出席学生家长的宴请,不能进行有偿家教,因为你是教师、就得如此;你不能争荣誉,不能抢先进,不能计较个人得失,不能在评职称时和领导起争执,因为你是教师、就得如此;你有事不能请假,有课不能开天窗,生病不能及时医治,不少人英年早逝,因为你是教师、就得如此,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人民教师、辛勤园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振兴中华教育为本”、“无私奉献”等等,只要是好听的词语都可以往教师身上装。因为他们实在是太高尚、太无私、太廉洁了。只是可惜,这么优秀的人待遇始终无法让人羡慕,还是要甘守清贫。有人这样说,如果从教师中选拔干部,只怕十有八九合格。

   我觉得有教师节也好,没教师节也罢,只要全社会重视教育,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传授知识、培养人才的教师,再适当考虑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弄个什么节做做表面文章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