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好读书与读好书

读书好、好读书与读好书

 

我们人一辈子都在与书籍打交道,因为在网络时代电子书盛行前,书籍是我们人类获得知识的主要途径,可以这样说,在读书的年龄(7—25岁),书籍是日夜相伴;在工作的年龄(22—60多岁),有些人是大部分时间需要书籍,如教师、医生、律师、科学家、研究人员、作家等等,有些人是经常与书籍相伴,如图书馆工作人员、书店工作人员、文学爱好者等等。所以“书籍是人类的朋友”、“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读书可以明德,读书可以明理”,也可以说是“读书好”。

好读书是读书的更高境界,这里“好”是喜欢甚至是爱好,是“纠缠如怨鬼”,是废寝忘食,是夜以继日,是凿壁偷光,是程门立雪,是把读书当作生命的一部分,不读书像丢了魂,不读书像落了魄。

而读好书就不容易做到:一是要选择好书来读,二是把书读好。

先说选择好书来读。所谓好书应该是对我们形成正确三观有帮助的书,以前是哲学类书要读,包括孔子、孟子、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以及其他涉及世界观的书籍;文学类的书要读,包括中国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主要是读经典的,如《诗经》《楚辞》《唐诗三百首》《宋词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现代著名文学家作品如《茶馆》《围城》《边城》等,还应该对外国文学有所了解,如《希腊神话》《圣经》《莎士比亚戏剧选》《巴黎圣母院》《红与黑》《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丽娜》《静静的顿河》等等,主要是使我们有阅读的宽度,能对中国文学和外国文学有一定的认识。另外还要读一些跟自己工作有关的书籍,了解本学科的前沿知识,促使我们少走或不走弯路。还有必要读一些名人传记,学习他人成长的经验,帮助我们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总之是文学书籍必读,“有益身心书常读”。

再说说把书读好,我们习惯上把读书分为泛读,细读,精读和研读。

泛读,就是泛泛而读,可以一目十行,只了解故事大概,记得主要人物,看看前言、后记、高潮跟精彩片段就可以了;细读,是在泛读的进行的二次阅读,要到作品的背景、人物形象、结构等等进行认真阅读,以便有比较全面、深刻的认知;精读,是对主要章节要进行多次反复阅读,一些精彩词句要能背诵,在日常生活中能脱口而出运用自如,对主要人物的特征、性格、故事、命运、结局能讲得出、讲得清;研读,是在以上几种阅读的基础上,能和同类题材的作品,同时代的作品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比较,能有独到见解,能形成评论文字,对其他读者有所启发,如《红楼梦》一书中人物命名的学问,《水浒传》人物出场的技巧,诗歌中写景、状物、叙事、抒情的方法等等。因为我们的精力有限,学识有限,不可能每一本书都精读、研读,但至少可以泛读、细读,我们的主张是根据自身的情况,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根据书籍本身的内容,分门别类、实事求是恰到好处地阅读,真正做到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相得益彰把书读好。

一个人喜欢读书容易,真正把书读好不易;了解一本书皮毛容易,了解一本书的内涵不易;读一本书容易,读一辈子书不易;正因为不易,才需要我们去爱书、爱读书、爱读好书,最后把书读好、用好,去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推动人类文明的不断前行。

(徐光明           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宜兴市作家协会会员    )

 

读书、旅行与写作

读书、旅行和写作   (征文)

 

宜兴市作家协会    徐光明  (无锡市宜兴市阳羡高级中学 )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是古人从司马迁创作《史记》的艰难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一个人要成就一番事业,必须要读书和旅行。后来到了明代,我们无锡江阴的文学家、旅行家徐霞客又成为了另一个伟大的实践者。不过我认为:还应加上一句话,那就是“成万字文”。简而言之就是“读书、旅行和写作,三者缺一不可”。

先讲读书。首先是乐读:即愿意读,高兴读,视读书为乐事。正如一个人要吃饭一样,人不能不读书,因为书籍是人的精神食粮。我们的前人将自己的生活经验,人生体悟写成各种各样的书籍,我们应该花时间好好去读,并在生活中不断地验证、修正。使我们少走弯路,少做错事;其次是选读:我们的前人留下的书籍浩如烟海,每本都读显然不行,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读,所以,必须精心选读。要选读一些对自己三观形成有帮助的书,要选读跟自己的工作有密切关系的书,要选读能开阔自己视野、帮助自己提升能力的书,要选读能形成自己高尚情操、高雅兴趣的书;其三是研读:要选读自己的专业最新成果的书,要选读跟这些最新成果有相关联系的书,使自己站在相对应的高度,居高临下,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这样读书兴趣盎然、目标明确、时间不多效果明显。

再说旅行。这里我们要说的旅行不是游山玩水的那种,而是为了求证某些观点、说法而进行的实践探索活动。司马迁旅行是为了考证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真实性;徐霞客旅行是为了考察地理、地貌、生物分布情况,他不轻信书本知识和民间传说,事必亲历亲为。在考察雁荡山时,冒着生命危险,几次爬上顶峰,终于弄清大龙湫源头和雁湖的位置。他考察山川必究其来龙去脉、考察河流必穷其源头、考察岩洞必究其特征。如果没有他长达三十多年的旅行,实际上应称之为科学考察,就不会有《徐霞客游记》传世。这种旅行是必不可少的过程,是艰难探索的过程,是苦心求证的过程。

最后讲讲写作。这里的写作不同于文学创作,不是要长篇大论,而是形成万字以内的科学考察报告或者旅行日记,也就是“成万字文”。前面的读书、旅行应该是为写作环节奠定坚实的基础,只要我们做有心人,把一天天看到的,想到的认认真真记录下来,讲述部分力求简练、描写部分可以生动。形成的文字可以附上精美的图片,这样能更具直观性和可读性。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成万字文”是一个完整的链条,缺一不可,光读书就有可能成为书袋子,不读书又会成为无知者;光旅行就会是走马观花游山玩水,浪费钱财的过路客,不旅行又成为孤陋寡闻、道听途说的人;光想写作就会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勉强写出也是缺少内容的文章,不具生命力;不写作就是浪费资源、前功尽弃。所以,我们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成万字文”,三位一体不可偏废。

我们一生可以用来读书的时间不多,要靠毅力去挤;用来旅行的时间、精力、钱财更不多,要靠毅力去挤、去拼、去省;能用来写作的时间就更少,能写出流传后世的文章就更少,可算是凤毛麟角。因此,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珍惜当下,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精力、有限的资源去读书、旅行和写作。无愧于今生、无愧于时代!